踏塘新闻网 > 科技 > 公司被收购以后,我怎么办?

公司被收购以后,我怎么办?

2019-10-31 07:46:23 [来源:匿名] [作者:匿名] [编辑:匿名]
字体:【

资料来源:燃气金融作者:晶晶

并购是商业世界中的普遍现象。

滴滴合并优步中国,美团合并电平,美团合并mobike...在资本驱动的互联网行业,公司间收购的故事不时上演。近日,阿里巴巴集团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子商务平台考拉的消息再次引起公众的热烈讨论。

并购是互联网公司之间相互对抗和妥协的结果。收购带来了互联网格局的变化,这意味着一些公司之间的战争可以暂时结束。然而,文化冲突、团队磨合、管理差异以及并购带来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公众的目光往往集中在双方的管理团队上,但在公司被收购后,员工会去哪里?

当一些优步员工听说公司被滴滴收购时,他们非常震惊。他们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我在前线作战,元帅在营地投降”。是否有饥饿的员工选择在公司合并后离开,因为领导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留下来吧”,而他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员工去哪里?他们认为合并双方的团队整合是一种幻觉,他们的独立发展是一个谎言。然而,他们都能理解公司的决定,因为没有人能确切地说如果公司没有被合并,会是什么样子。

本期酒馆聚焦于被收购公司的普通员工和被收购公司的故事。燃气财经采访了六名员工。他们的故事是互联网并购的缩影。

张穆去哪里工作了

事件:2015年10月26日,携程宣布与“去哪里”合并

合并发生在我加入公司一年多之后,当时我们还在忙于对抗携程。以前,圈子里一直有关于双方将合并的广泛讨论。我们从来不相信,因为首席执行官一再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并不同意。但是我没想到这一天会突然到来。它仍然发生在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那天,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工作。下班后,我们突然收到同事的消息,“最好来公司”。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我们继续收到圈内朋友的微信。那时,我仍然说这是不可能的,我没有听说过。当我到达公司时,我的同事看起来很严肃,说这似乎真的发生了。

同一天,我们在公司一直等到晚上7点多,直到每个人都收到首席执行官在邮件中发来的一封完整的信。一个是说事件已经发生,另一个是安排我们。Cc(陈庄超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非常慷慨,为我们所有人考虑过。然后每个人都一个接一个地回家,不知道他们会面临怎样的未来。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每个人都漫不经心地去上班,觉得随时都可能离开。相反,这是那个时期最容易的时期——没有来自工作的压力,也没有战斗的必要。每天都很重要。

两个月后,团队领导告诉大家,我们的团队已经并将继续留在公司,但工作重点将转移到携程。之后,我们一起去了上海,和另一个团队见面并互相认识。当时有一大群人和一屋子人,至少有一半人后来离开了。当时,我们还拍了一张集体照,两年后看了看。结果是事情不同了。

合并后,我在哪里工作了三年,工作内容没有太大变化,但重点已经调整。起初,我以为我们都在为同一份工作工作。我们只把专业换成了食物。我们为谁工作是一样的。然而,后来发现其他人不这么认为。

由于两家公司中的一家在北京,另一家在上海,而且它们不在同一个办公室,因此“整合”似乎相对容易。然而,我以前在上海的同事,因为他们想和携程合作,感受到了我们无法感受到的压力。其中一名同事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几乎患上了抑郁症,最后心情沮丧地离开了。

两家公司之间的斗争很可怕。有些人会做小报告,即使你有一台电脑,他们也会故意给你一台坏的。我们没有感觉到,因为我们离得很远。我们一直认为每个人都彼此相爱。直到后来一小群截图泄露出来,我才看到他们用“那些傻瓜在哪里”这个词谈论我们——当时双方已经合并两年了,但他们仍然把我们当成外星人。后来,人们发现三年后情况仍然如此。

团队的整合是一种幻觉,那些曾经战斗过的人是无法整合的。我不能假设如果合并不发生会发生什么。因为合并后不久,首都的冬天就要来了。如果我们两家公司不合并,也许我们公司将无法继续下去,但可能会相互超越。

现在回想起来,对方收购的主要目标是消灭对手,而不是发展我们。所谓的“独立开发”是每个公司在购买时都会说的话,但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真的。

刘敏前58名城市雇员

事件:2015年4月17日,58个城市合并到甘吉网络。

在我加入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当我与市场合并时,我是一名一线销售顾问,负责产品推广和客户咨询及接待。上次收购的消息仍处于“江湖传奇”状态。直到有一天,每个人都收到了老姚(创始人姚劲波)的电子邮件,然后组长召开了一个部门会议,传达58和市场的合并。当时,整个部门都很激动,打了很长时间仗的敌人感觉像是战友。

听到合并的消息后,我没有太多的担心,但我还是选择留在58号工作,自然地接受了这件事。58和Ganji.com合并后,这两个品牌下的所有业务都被合并了,包括58个回家好好开车。我的个人工作没有太大变化,也没有无法适应它。就我的工作内容而言,我只调整了当时58岁时销售的在线产品包的一些策略,而其他策略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我的58岁是“收购者”,相对来说,它没有太大变化。“胜利”一方总是可以更加宽容和开放,而“开放合作”的价值是58。

那次交易会是我们当时最大的竞争。经过这么多年的战斗,我们突然停止了握手。相反,我们可以更加专注于如何更好地服务我们的客户,而不是每天都在与竞争对手进行各种比较、竞争和消费。

如果你不买博览会,58可能会花更多的钱和时间与博览会的业务竞争。与其打一场生死之战,不如讲和,更好的服务属于我们共同的客户。与“战争”前的日子相比,合并后的日子实际上更舒服。

磨合当然存在。对于那些去博览会的人来说,一些老员工或者接管了一些老项目的人不会接受。他们会觉得自己被落在了后面或者有其他的担心,最后选择离开。包括杨浩涌(Ganji.com创始人),他在合并后7个月辞去了联合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专注于生产二手瓜子,也反映了这个问题。

在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下,联合首席执行官是不可能存在的。负责人听谁的?每个公司或多或少都有“派系”,无法实现真正的整合。最后,每个电视台都有自己的老板。

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来说,也许还有改进的余地。离开或留下是为了看看你在公司里有没有你想要或坚持的东西。

合并后,每当各部门的领导离任时,就会有一群人被带走,在这个群体中就会有这样的“联动效应”。一年前,我带着和我在一起多年的老板去了阿里。和新老板在一起,我或多或少感到不舒服,然后我想我最好开始自己的事业,为自己做点什么。我离开了58岁,但仍有许多老同事坚守岗位。

张荣优酷的前员工

事件:2015年10月,阿里收购优酷

优酷被阿里收购后,我在阿里呆了大约一年。

如果优酷是文科学生,阿里是理科学生。阿里和优酷在企业文化上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优酷的主要业务模式是在线视频,其核心模式仍然是购买电视剧和制作综艺节目等昂贵的项目。另一方面,阿里更加重视数字化。它有一个标准系统和一个标准kpi流程。

阿里希望用更严格的制度改革优酷,但事实上娱乐公司很难被严格量化。即使到目前为止,头视频网站仍在亏损,大多数项目基本上不可能有一个非常合理的数据索引。

阿里收购优酷后,他申请的每个项目都必须通过会议来决定。以前,它可能是由制片人自己决定的,他阅读剧本并选择演员。然而,这个决定仍然是一个神秘的过程。他们将更严格地要求这些制片人、频道编辑或中心经理以更合理的方式解释他们的行为,例如,今年将会推出多少部戏剧?这要花多少钱?什么时候出发?它在哪里?你为什么选择这些客人?它将如何被推广?你想怎么赚钱?

这些问题相当于一个节目或内容的商业计划。甚至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这些负责人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每天计算数据。起初他们只是一群只看剧本和演员的人。当然,这种变化不一定是件坏事。也许是因为这些人只是在开始时才阅读脚本,所以许多项目无法量化。然而,没有固定的定量标准,你不能保证任何电影都能获得10亿的票房。

阿里买下优酷后,实际上他等了一会儿。古永强(优酷的创始人)离开后,他换成了杨伟东,他仍然是优酷的长者。阿里对优酷的早期管理仍然与最初的管理分离。当然,阿里系统的其他高级管理人员逐渐接管了一些业务,但并没有很快更换团队。

就我个人而言,我明白这不像优酷收购土豆。两者都是由同行获得的,具有相同的职位、职能和人才结构。他们可以在收购后迅速取代你。阿里不一定有这样的替代者。此外,从最终结果来看,阿里收购后成立的大型娱乐部门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并没有立刻将阿里的文化带给优酷。首先,人事和行政的基本制度已经整合,然后是法律事务和财务,后者在业务上相对较慢。

我离开是出于个人原因。当时,优酷员工有一些股票,购买时有很多方式可以自由选择。所有高级管理人员的股票都可以转换成现金。如果你对公司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你也可以把它们转换成阿里的股份。当时我想了很多,所以我直接把它换成了现金。

方英东以前的优步员工

事件:2016年8月1日,滴滴合并优步中国

我在2015年下半年加入优步中国。优步当时正处于与滴滴打拼的阶段。滴滴融化了很多钱,势头非常强劲,到处挖人。很长一段时间,优步和滴滴打了一场势均力敌的仗。我们谁也没想到这两家公司会在晚些时候合并。

合并发生在8月1日。我直到下午才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我很困惑,觉得这真的很不可思议。关键问题是优步被合并,这意味着我们被滴滴合并,突然成为敌人阵营的成员。

合并带来了严重的人事冲击。首先,优步的两名前区域经理离开了该公司。他们离开时,带走了一群老部下。当时,我感到恐慌,每个人都不知道情况会怎样。优步的数百名员工不知道如何安置他们。

合并后,一群人选择留在优步,并被送往优步海外市场。一群人选择离开他们的工作,加入像ofo这样的新星公司,或者自己创业。另一个团体加入了滴滴。

加入滴滴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们以前的优步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知道我们在滴滴能做什么。我加入滴滴,不到半年就离开了。在我离开之前,人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也许这对迪迪来说并不奇怪。

滴滴的企业文化与优步完全不同。优步是一家外国公司,倡导内部自由和开放。它的员工有很大的个人权利。员工有很好的简历背景。他们有共同的价值观,有很强的凝聚力,可以一起战斗。相比之下,滴滴更野蛮、更脚踏实地,更像一家拥有许多内部系统和更严格管理控制的初创公司。

在优步,我们出差时住在星级酒店。当我们到达迪迪时,特快酒店的标准降低了。在优步,我们感到非常自由,但在滴滴,我们总是感到非常受约束。迪迪的发展的确很快,但内部气氛也很紧张。

不管我们对外界说什么,事实上,我们总觉得自己是被打败的将军。实际上很难完全融入滴滴。此外,价值观的差异也是很难融合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很多人离开了。

优步的团队在滴滴内部令人尴尬。滴滴在资源配置方面不会优先考虑优步团队。我知道我们当时努力想打架。迪迪·优香就是一个例子,但有许多内部斗争和妥协。

我认为任何合并都不会那么容易。从表面上看,合同似乎已经签署,合并也已经完成。事实上,真实情况要复杂得多。被收购方裁员是非常正常的。从管理层到中层,到基层员工,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这是商业的本质。

张欣之前你饿了吗

事件: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收购了饥饿吗

2016年,当公司拥有10,000多名员工,并处于快速扩张的末期时,我饿了吗?这项收购是在两年多的工作之后进行的。2018年后,阿里打算收购我们的消息在网上传开了。我不是悲观主义者。当时,球队的士气仍然很好,我觉得这次购买是为了给我们补充一些弹药。

收购后的直觉变化是阿里有强烈的控制欲望。他第一次合并时,派了一名首席执行官、一名人力资源主管、一名财务主管和一名公关主管。此外,一个小团队接管了一些战略规划业务。一个接一个,所有的业务线都派人来了,基本上取代了原来业务线的所有负责人,不少老员工被边缘化了。

当时我们的团队引进了一位新领导,80%的老员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离职了。2019年4月,另一个部门的五名中层及以上员工中有四人集体离职。影响员工离职的主要因素是管理。我同意阿里的总体价值观和文化,但在具体实施上有所不同。甚至一位领导也曾直接问一位老员工,“你什么时候离开?”

这两家公司的工作风格非常不同。阿里是一台大机器,依靠一套结构和系统的整体运作,而个人更像一颗螺丝钉。渴望在被获得之前,我们重视个人努力,我们会取得一些突破,而在被获得之后,做得多做得少更好。

出现这些情况的原因是他们不被信任。当时的领导人直接说,“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呆在这里”。但是我们依赖我们的饮食能力。我不希望这份工作变成“养老”,有一天“养老”会被扼杀。

公司被收购后,低级员工可能会更加重视大公司的光环,认为即使将来出去也会有好的简历,但事实上,大公司的普通员工都是螺丝钉,不能变成交易者。更高层次的员工价值观早已形成,很可能会消失。剩下的一些员工没有更好的地方,一些人希望有一天能进入阿里的大系统,一些人认为这只是一份工作。

从情感的角度来看,如果我饿了,我当然希望能独立上市,但退一步说,合并肯定比“死”好。当时,这个决定是一个明智和利润最大化的方法。

张徐浩(饥饿之心的创始人)做得很好的是为员工和投资者获得了一个相对理想的期权转换比率,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合并后获得了期权。

虽然我们的员工在合并后没有什么好的经验,但他们能理解其中的逻辑。当他们被收购时,公司必须有黄金所有者的姓氏。黄金所有者并不愚蠢。饿吗?这些公司实际上可以特别培训人。许多人创办自己的企业,或者去其他公司成为高级经理,或者晋升到几个级别。他们的发展也很好。

我们的大多数员工仍然对饥饿和张徐浩有感觉。我很荣幸能参加这样一个大型工业活动,回顾这段经历仍然是非常有价值的。

蔡东海的前移动员工

事件:2018年4月4日,美国使团收购了莫比克

2016年是资本市场低迷的一年。今年,分享自行车打破了沉默,赢得了大量资金。尤其是在下半年,共享自行车开始进入一线城市,如北上官格。我此时加入了莫比克。

当时,莫比克和奥福作为两大巨头,疯狂的融资几乎是前前后后宣布的,打得势均力敌。对于莫比克和美国来说,这段时期仍然是两条平行线。双方之间没有商业合作,几乎没有重叠。

2018年4月3日晚,莫比克股东大会通过了收购美国代表团的计划。我们基本上跟踪了媒体的消息,并在官方宣布的前一天知道了这件事。怎么说呢,出乎意料,合理。

我们接触到的信息是,王星觉得分享自行车一开始是一个更好的生意。它可以自然地连接高端业务,并对美国集团自身的业务有一定的指导作用。他考虑是发展这部分业务还是投资于这类企业,然后决定购买。此外,他考虑将移动端的用户整合到美国群组平台中,并添加dau,这就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合并后,高级管理层经历了一些动荡,但我联系的员工觉得反应相对平淡,大多是自然心态。一些前同事去了互联网公司,而其他没有去的相对稳定,而其他人也负责美国使团的自行车和移动业务。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合并相对顺利。当时据说这两个应用程序(mobike和美国军团)合并成一个,后期肯定会按照美国军团的计划进行。今年是企业文化真正融合的主要一年。它也逐渐引导mobike进入美国群组应用。

总的来说,集成是一步一步进行的,时间会使一切变得平稳。

资料来源:燃气金融作者:晶晶

今日热点